您的位置:首頁(yè) >互聯(lián)網(wǎng) >

AI芯天下丨科創(chuàng )丨王慧文、王小川、閆俊杰,“中年大叔”創(chuàng )業(yè)者成團 今日視點(diǎn)

2023-04-19 09:43:27    來(lái)源:維科號

前言:


(資料圖片僅供參考)

在移動(dòng)互聯(lián)大潮褪去,激蕩三十年成為歷史,年輕人創(chuàng )業(yè)項目多數淪為炮灰的時(shí)候,AI風(fēng)口給這些科技圈中年大佬帶來(lái)新的刺激。

在本已實(shí)現財務(wù)自由、可以盡情享受人生的時(shí)候重出江湖二次創(chuàng )業(yè),吸引他們的既是AI產(chǎn)業(yè)的光明未來(lái)和無(wú)限想象空間,也是再次改變世界的抱負。

作者|方文三

圖片來(lái)源|網(wǎng)絡(luò )

“中年大叔”創(chuàng )業(yè)者成團

從百度搶發(fā)[文心一言]到360上線(xiàn)[360智腦],再到阿里巴巴、昆侖萬(wàn)維、商湯科技紛紛跟進(jìn),國內叫得上號的科技巨頭均已加入大模型賽道。

這一場(chǎng)期待已久的諸神之戰才剛剛拉開(kāi)帷幕,所有人都拿出了自己的看家本領(lǐng),誰(shuí)都不敢說(shuō)自己有絕對勝算。

狂熱的市場(chǎng)氛圍和蠢蠢欲動(dòng)的資本裹挾下,還有更多科技大佬加入再創(chuàng )業(yè)天團,紛紛拿出自己的新項目:

美團聯(lián)合創(chuàng )始人王慧文的[光年之外]A輪融資后估值達到10億美元;

前商湯科技副總裁閆俊杰新公司MiniMax的首款大模型產(chǎn)品Glow累計用戶(hù)已突破百萬(wàn);

前搜狗創(chuàng )始人王小川也在近日宣布入局。

王小川:成立“百川智能”,入局最擅長(cháng)領(lǐng)域

早在2011年,王小川就在內部探索AI技術(shù),發(fā)力語(yǔ)音輸入、跨語(yǔ)言信息處理等項目。

2017年,搜狗翻譯通過(guò)綜合運用算法大數據和深度學(xué)習等技術(shù),將翻譯錯誤率降低10%—20%,錯誤率足以比肩谷歌同年發(fā)布的Transformer架構。

2021年,卸任搜狗CEO后,王小川一度沉迷在生命科學(xué)和醫學(xué)領(lǐng)域,并投出了小鹿中醫、DeepCare、熱心腸研究院等多家醫療公司。

去年年中,他還在研究智能枕頭,但在2023年春節后,他火速決定奔赴大模型創(chuàng )業(yè)。

近日,王小川召開(kāi)了新公司[百川智能]的媒體溝通會(huì ),正式對外宣布投身AI大模型競賽。

[百川智能]是一家研發(fā)并提供通用人工智能服務(wù)的中國公司,旨在打造中國版的OpenAI基礎大模型及顛覆性上層應用。

[百川智能]由5000萬(wàn)美金啟動(dòng),據王小川本人介紹,資金部分來(lái)源為他個(gè)人出資,其余為幾位友人的個(gè)人支持。

溝通會(huì )上,王小川拋出了長(cháng)達20年的目標。未來(lái)20年內,百川智能將借助語(yǔ)言AI的突破完成三大目標:

①構建中國最好的大模型底座;

②在搜索、多模態(tài)、教育、醫療等方面增強;

③幫助大眾輕松、普惠地獲取世界知識和專(zhuān)業(yè)服務(wù)。

與別家大模型有所區別的是,[百川智能]將率先在教育、醫療兩個(gè)垂類(lèi)領(lǐng)域做知識增強,目標是要幫助大眾獲得普惠知識,幫助企業(yè)做通用服務(wù)。

王小川選擇醫療、教育這兩個(gè)垂類(lèi)賽道,是因為這兩個(gè)行業(yè)[對知識的要求最高],而這個(gè)特征也會(huì )是大模型最先落地的方向。

溝通會(huì )上王小川透露,百川智能選擇的路徑是與大多數國內團隊相似的[兩條腿走路]方式——通用大模型和垂類(lèi)大模型同步推進(jìn)。

當下,王小川在通用人工智能創(chuàng )業(yè)上的布局已經(jīng)初具規模,背后也有前搜狗COO茹立云的支援。

兩人都是清華計算機系出身,并分別擔任清華大學(xué)天工智能計算研究院的聯(lián)席院長(cháng)和副院長(cháng),在清華學(xué)生中間影響力很高;

加之王小川、茹立云兩人在工程和商業(yè)領(lǐng)域的能力,在這波創(chuàng )業(yè)潮中,占據了一個(gè)不錯的身位。

團隊層面,百川智能以前搜狗團隊為基礎,除茹立云外,團隊已擁有包括前搜狗、百度、華為、微軟、字節、騰訊等知名科技公司以及其他創(chuàng )業(yè)公司核心成員在內的數十位頂尖AI人才。

王慧文:成立“光年之外”,欲打造中國OpenAI

2020年1月,王慧文宣布從美團退休。在退休后,繼續擔任美團董事,為老同學(xué)提供戰略支持。

早前,王慧文廣發(fā)AI英雄帖,稱(chēng)要組隊擁抱新時(shí)代,打造中國OpenAI。

近日,王慧文在北京設立光年之外科技有限公司,在啟動(dòng)資金中,除了王慧文自己投入的2500萬(wàn)美元和王興以個(gè)人名義投入的1500萬(wàn)美元,真格基金投資額也達到1000萬(wàn)美元。

老搭檔王興出錢(qián)出力,初創(chuàng )團隊里還有北京智源人工智能研究院副院長(cháng)劉江、一流科技創(chuàng )始人兼CEO袁進(jìn)輝,以及[搜狗輸入法之父]馬占凱。

此外,坊間廣泛流傳騰訊云會(huì )成為A輪融資的金主,而拉騰訊云入局的,是另一個(gè)資本大鱷紅杉中國。

對于王慧文來(lái)說(shuō),不止要追趕OpenAI,還需彌補與國內企業(yè)的差距的同時(shí),必須保證所實(shí)現的產(chǎn)品有比ChatGPT更好用的功能或者原版沒(méi)有的亮點(diǎn)。

近期,還有消息稱(chēng),光年之外與AI架構創(chuàng )業(yè)公司一流科技Oneflow即將達成并購意向。

光年之外將以換股形式收購北京一流科技,在現有團隊基礎之上,打造中國版的ChatGPT。目前,收購案已通過(guò)一流科技董事會(huì )。

一流科技成立于2017年,專(zhuān)注于人工智能基礎設施軟件的研發(fā)工作,其核心產(chǎn)品OneFlow深度學(xué)習框架對標TensorFlow、PyTorch及百度飛槳,是一款開(kāi)源的、新架構設計的工業(yè)級通用深度學(xué)習框架。

王慧文現在需要思考的最大的問(wèn)題,并不是去多么追求技術(shù)上的革新,而是想清楚,這項技術(shù)本身,能不能帶來(lái)生產(chǎn)關(guān)系的改造和生產(chǎn)力的提升。

總而言之,對于王慧文來(lái)說(shuō),雖然近期動(dòng)作頻頻,但速度依然較慢,不僅需提高速度,在業(yè)務(wù)領(lǐng)域抓緊布局。

閆俊杰:Minimax技術(shù)過(guò)硬,已跑出優(yōu)質(zhì)成績(jì)

MiniMax是由前商湯科技副總裁、通用智能技術(shù)負責人閆俊杰成立的人工智能公司。

MiniMax的技術(shù)合伙人楊斌是閆俊杰的中科院校友,技術(shù)團隊中三分之一成員擁有博士學(xué)位和世界頂尖實(shí)驗室的工作經(jīng)歷。

去年11月,公司發(fā)布了第一個(gè)產(chǎn)品:Glow。經(jīng)過(guò)四個(gè)月,這個(gè)App已經(jīng)有了近五百萬(wàn)用戶(hù)。

Glow對于MiniMax的意義在于跑通了大模型和現實(shí)世界的交互。通過(guò)這個(gè)產(chǎn)品,大模型的能力通過(guò)具體的形式服務(wù)于用戶(hù)。

在今年2月召開(kāi)的小型媒體溝通會(huì )上,Minimax已初步搭建文本到語(yǔ)音、文本到文本、文本到視覺(jué)三大模態(tài)的基礎架構,也是國內第一家擁有這三種模態(tài)的大模型初創(chuàng )企業(yè)。

根據資深互聯(lián)網(wǎng)觀(guān)察家林軍的爆料,Minimax是國內第一家估值達到10億美元、邁過(guò)獨角獸門(mén)檻的大模型創(chuàng )業(yè)公司,紅杉中國、米哈游都是其老股東。

此外,Minimax新一輪融資中,除了老股東外,IDG資本跟投4000萬(wàn)美元,騰訊等大鱷也蠢蠢欲動(dòng)。

Minimax突出優(yōu)勢是[起跑早,已經(jīng)有相對成熟的大模型產(chǎn)品出來(lái)],因而其估值相對更領(lǐng)先。

MiniMax自研技術(shù)的最底層是為支持大模型而搭建的硬件基礎設施,以高效的GPU提供也有很強的適應能力。

通過(guò)這個(gè)基礎設施層,將數據和算力作為養料提供給大模型。

大廠(chǎng)競逐下的初創(chuàng )企業(yè)難點(diǎn)

國內也只有BAT這樣擁有自主云計算平臺、且掌握大量用戶(hù)的互聯(lián)網(wǎng)公司,而且最好是和ChatGPT錯位競爭。

大模型產(chǎn)業(yè)鏈,可分為提供算力的基礎層、模型層和應用層。目前創(chuàng )業(yè)公司機會(huì )主要集中在模型層和應用層。

其中大模型又分為像OpenAI一樣提供API調取服務(wù)的通用大模型和基于開(kāi)源大模型做微調的、差異化大模型。

創(chuàng )業(yè)公司的機會(huì )往往在于大廠(chǎng)形成共識前入場(chǎng)。

一旦大廠(chǎng)形成共識,除非王慧文量級的旗幟型選手,抑或后期有超強產(chǎn)品sense,可以定義超級產(chǎn)品者,否則很難以小搏大。

而對VC們來(lái)說(shuō),盡管仍然有人因為相信這是比移動(dòng)互聯(lián)網(wǎng)大十倍的機會(huì ),所以對估值上限容忍度很高,但多數投資人認為,頭部的肯定已經(jīng)跟不動(dòng),其他的也要再觀(guān)望下。

結尾:

技術(shù)和算力上,不少公司仍處在同一起跑線(xiàn)上;而在[外功]勝負難分的情況下,[內功]的深淺,反而決定了一家企業(yè)的成敗。

或者說(shuō),從一個(gè)企業(yè)家的格局,就能看到一個(gè)企業(yè)最終的未來(lái)。

在今天,沒(méi)有人能預言通用人工智能的未來(lái);也沒(méi)有人能確知,誰(shuí)的技術(shù)、市場(chǎng)路徑能走得更好、更遠。

關(guān)鍵詞:

相關(guān)閱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