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頁(yè) >金融 >

快播:美眾議長(cháng)計劃提高政府債務(wù)上限,馬斯克:“違約只是時(shí)間問(wèn)題”

2023-04-20 11:24:45    來(lái)源:每日經(jīng)濟新聞

據環(huán)球網(wǎng)4月20日援引塔斯社報道,圍繞是否提高債務(wù)上限問(wèn)題,美國政府和共和黨控制的眾議院之間存在分歧。就此,馬斯克當地時(shí)間19日在推特發(fā)文稱(chēng),“美國債務(wù)違約只是時(shí)間問(wèn)題”。


(相關(guān)資料圖)

當地時(shí)間4月19日,美國國會(huì )眾議院議長(cháng)凱文·麥卡錫公布2023年“限制、儲蓄、增長(cháng)”法案(Limit,Save,Grow Act),法案計劃將聯(lián)邦政府債務(wù)上限提高1.5萬(wàn)億美元。分析人士指出,美國聯(lián)邦政府因無(wú)節制支出頻繁觸及債務(wù)上限,國會(huì )兩黨爭執不休致使聯(lián)邦政府屢次瀕臨債務(wù)違約,給美國和全球經(jīng)濟造成重重破壞。

“違約只是時(shí)間問(wèn)題”

據環(huán)球網(wǎng)4月20日報道,“考慮到聯(lián)邦政府的支出,我們違約只是時(shí)間問(wèn)題,而不是會(huì )不會(huì )違約?!瘪R斯克在推特上發(fā)文說(shuō)。報道稱(chēng),馬斯克是在評論一條由白宮發(fā)布的視頻時(shí)發(fā)表此番言論的。該視頻猛烈批評共和黨人聲稱(chēng)將拒絕批準提高政府債務(wù)上限。

馬斯克(圖片來(lái)源:視覺(jué)中國)

報道稱(chēng),美國政府最近呼吁國會(huì )提高目前31.4萬(wàn)億美元的政府債務(wù)上限,但控制眾議院的共和黨對增加債務(wù)上限的要求持懷疑態(tài)度,并正在推動(dòng)減少政府支出。

據央視新聞4月20日消息,當地時(shí)間4月19日,美國國會(huì )眾議院議長(cháng)凱文·麥卡錫公布2023年“限制、儲蓄、增長(cháng)”法案(Limit,Save,Grow Act),法案計劃將聯(lián)邦政府債務(wù)上限提高1.5萬(wàn)億美元,或將其延長(cháng)至2024年3月底,以先到者為主。

凱文·麥卡錫指出,該法案將限制政府開(kāi)支,將聯(lián)邦預算削減至2022年的水平,同時(shí)將未來(lái)的支出增幅限制在每年1%,為美國納稅人節省超過(guò)4.5萬(wàn)億美元。他呼吁拜登政府就此計劃進(jìn)行談判,以避免債務(wù)違約。

美國白宮19日再次重申立場(chǎng),呼吁國會(huì )無(wú)條件提高債務(wù)上限,以避免歷史性違約。據悉,美國政府已經(jīng)達到了31.4萬(wàn)億美元的借款上限,預計今年夏天將達到無(wú)法履行其財務(wù)義務(wù)的地步。

“寅吃卯糧”難以持續

據新華社1月20日報道,美國國會(huì )近幾十年來(lái)不斷提高公共債務(wù)上限,使其當前達到31.4萬(wàn)億美元的創(chuàng )紀錄水平。這是大規模減稅和無(wú)節制支出雙重作用下的后果。如果美聯(lián)邦政府繼續“寅吃卯糧”的政策,它將難以維持穩定的財政狀況。

美國會(huì )智庫機構國會(huì )研究服務(wù)部數據顯示,二戰結束以來(lái),美國國會(huì )已上百次調整債務(wù)上限。上世紀80年代至2011年,債務(wù)上限從不到1萬(wàn)億美元飆升至16.39萬(wàn)億美元。2013年至今,國會(huì )7次暫時(shí)取消債務(wù)上限,并在2021年兩次提高債務(wù)上限。美國政府問(wèn)責局數據顯示,1997年至2022年,國會(huì )已22次提高債務(wù)上限。

這是在美國華盛頓拍攝的國會(huì )大廈(圖片來(lái)源:新華社)

美國會(huì )預算辦公室去年5月預測,為避免債務(wù)違約,到2027財年末,債務(wù)上限有必要提高到36.9萬(wàn)億美元,并在2032財年末進(jìn)一步提高至45.4萬(wàn)億美元。

美國政府數據顯示,債務(wù)上限規模占美國國內生產(chǎn)總值(GDP)百分比在1946年達到118%,此后急劇下降,到1981年降至32%,隨后又大幅攀升,在2022財年(2022年9月30日結束)末飆升至125%。

美國智庫兩黨政策研究中心高級副主任蕾切爾·斯奈德曼認為,國會(huì )兩黨必須認真共同尋找解決方案,不僅解決眼下最為急迫的債務(wù)上限問(wèn)題,還應就美國政府面臨的更為廣泛的財政挑戰討論對策。

分析人士指出,美政府頻陷債務(wù)上限危機不僅影響本國民眾正常生活、經(jīng)濟增長(cháng)前景和財政健康,而且有可能影響全球經(jīng)濟和金融市場(chǎng)穩定。

斯奈德曼指出,國會(huì )圍繞債務(wù)上限的斗爭可能是今年美國經(jīng)濟面臨的“最大威脅”。她說(shuō),債務(wù)上限談判僵持不下將導致國會(huì )無(wú)力出臺刺激措施避免經(jīng)濟陷入更深程度衰退。而經(jīng)濟放緩則可能削減聯(lián)邦政府稅收收入,從而進(jìn)一步縮短提高債務(wù)上限的窗口期。

此外,如果美國聯(lián)邦政府未能及時(shí)償還債務(wù)而發(fā)生債務(wù)違約,全球經(jīng)濟和金融市場(chǎng)將面臨災難。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第一副總裁戈皮納特近日表示,美政府陷入債務(wù)上限危機將“必然”導致政府信用評級被下調的風(fēng)險加大,這將給美國和全球其他經(jīng)濟體帶來(lái)額外風(fēng)險。

專(zhuān)家認為,美元的世界儲備貨幣地位正是源于全球對美國聯(lián)邦政府有能力償還債務(wù)抱有信心。美國政府債務(wù)違約一旦發(fā)生,必將引發(fā)全球市場(chǎng)對美元和美國國債的信任危機,從而導致全球金融體系陷入困境。

每日經(jīng)濟新聞綜合新華社、環(huán)球網(wǎng)、央視新聞

關(guān)鍵詞:

相關(guān)閱讀